新闻中心 > 正文
最新播报:

那拉皇后的棺木:泼油漆撒冥币实施暴力催债

2019年10月18日 16:59 来源:那拉皇后的棺木

那拉皇后的棺木: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产品分类,收集了40多个大行业,上万个小行业的产品分类,行业目录数据,为用户提供精确的产品分类和公司展示;

有时妈妈让我陪弟弟玩一会儿,我都会以作业太多为理由,总是拒绝。弟弟原本以为我要和他玩了,伸出双手,“嗯。嗯”地喊着,并举起一辆玩具小车递给我,小小的脸蛋上充满了期待。我只想早点完成。作业,头也不回地回书房了。弟弟似乎觉得我在和他捉迷藏,兴奋地跟着我爬向书房,可当我把门关上时,他就失落地呜咽起来,上牙咬住下嘴唇,爬向客厅找妈妈去了。

“紫芸,你笑一笑嘛……” 
  “紫芸,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紫芸,为什么你就是不笑呢……” 
  “紫芸……” 
  “你好烦哦!”我皱了皱眉,随后回屋了。 
  “小姐,我们还得要多久才能完成任务呀!”兰萱问我。她是我从宫里带出来的丫头,我想她一定很想快点回妖界吧!这样就可以早日离开我了。 
  “我不知道”我淡淡地回了一句便离开了。 
  我一个人出门散心,想着父王,想着我的人类母亲。我甚至没有见到过她。五十。年了,不知她是在人间快乐地活着,还是…… 
  不知不觉已来到深山中,遇见了正在狩猎的他。 
  “姑娘,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开口问我。 
  我冷冷地看着他,不理他自顾自地走了,他追了上来。 
  “姑娘,你怎么也不理我?像块冰山似的”他笑着对我说。 
  “关你什么事?狩你的猎去吧!干嘛理我!”我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再次向前走去。 
  “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我叫方皓,请问姑娘芳名?” 
  我冷冷地回了一句:“我没必要认识你!” 
  “姑娘,为什么这么绝情呢?而且表情也是冷冰冰的,像我这样每天多笑一点不好吗?板着个脸多不好啊?”跟凉歆一样烦得很!我还是没有理他,独自走了。那拉皇后的棺木
  据说羽族的战士在森林中能力会得到大幅度提升,森林中,羽族几乎是无敌的。但是,有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个传说,传说中的战神听雨,作为一个人族,在森林中的战斗力提升。要比羽族要高上很多…… 
 
——后世著作《兵种相克论》 
 
  当晚,达尔市。 
 
  “什么!”姐姐的叫声从旅馆中传出,弄得我紧紧堵住了耳朵,退到了门边。姐姐看着我买回来的大弓,又好气又好笑,哭笑不得地说道:“弟弟,你被杀猪了知道么?这破弓最多值10个银币,你却花两个金币‘低——价’买来……哎,这弓怎么这么重啊?” 
 
  猛克走进了我们的房间,听姐姐说完我下午的遭遇,不禁大笑起来:“哈哈,这小孩子玩的玩意,顶多值几个银币,哈哈……”说着,他伸手准备拿过弓,当他手握住弓的时候,却突然停住了,脸上露出了吃力的表情:“哎呀,这弓怎么这么沉哪?什么破弓!” 
 
  “很重么?”我疑惑道,右手轻轻一提,确实有点吃力,但是也不至于吃力到那种程度,我把弓拿起来,说,“再贵也无所谓,反正买都已经买了,而且,我也比较喜欢用弓箭的! 
 
  “你怎么这么像羽族的那帮家伙呢?真受不了!”姐姐微笑着说道,“睡吧,明天还得赶路呢,只不过这钱的问题,嘿嘿,我知道你已经身无分文了……不过你的自己解决……” 
 
   
 
  后人认为,听雨买到“射日神弓”其实一点都不亏,两金币换一把绝世神兵,值! 
 
——选自后世著作《绝世神兵论》 
 
   
 
  从达尔市出发,向东北方向走,两天后,我们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森林之中,走进森林,我就感觉自己仿佛融入了森林一般,自己和自然融为一体,仿佛自己就是这片森林,我吸收着森林的气息,感觉无比的清爽。一天后,我们迷路了…… 
 
  “靠!”我蹲下,仔细看着地上留下的标记,“走了大半天,都黄昏了,还没走出森林,更可恶的是,我们又来到了这个地方,迷路了!” 
 
  “怎么回事?”姐姐问道,“按照地图上说,一直往北走就没错了啊!” 
 
  “唰”,猛克从树上跳下来,道:“我上树看了,到处都是树,根本找不到出路!” 
 
  “神圣的风啊,请赐予我力量,请让我借助你的眼睛,忘像丛林的深处——精灵之眼!”(风属性二级魔法,借助大自然的力量,洞察到森林深处的情况,洞察范围之局限于森林之中,根据能力的大小来决定洞察范围的大小,以欣风现在的能力,应该可以洞察到一公里到两公里左右的地方)欣风高高举起法杖,风元素向她法杖顶端的绿色宝石处聚集,不一会儿,形成一个绿色的眼睛的形状,飞向高空,欣风闭上眼,利用精灵之眼洞察周围的一切。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怕打扰欣风施放法术,一分钟后,欣风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了?”姐姐连忙问道。 
 
  “奇怪,在森林中怎么还会有那么一大队人马?”欣风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而且他们全部身着黑衣,大概是黑魔骑士团的,似乎是来追杀某些人的~” 
 
  “大概有多少人?”姐姐眉头微皱,问道。欣风抬头望望天,答道:“起码有200人!” 
 
  “200个职业骑兵……”所有队员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黑魔骑士团大家都是听过的,所有团员身着黑衣,专门收取某些贵族的利益,去执行围剿消灭计划,黑魔骑士团口碑极为恶劣,据说他们只要看见有村落,就会实行劫掠,碰到行人或者商队,不抢劫都有鬼。 
 
  “他们全部都是向我们这个方向靠拢,呈包围状,目标肯定是我们五个!”欣风道,“若是普通的抢劫,他们应该是呈普通的进突状队形前进,这旁边都没什么人,目标只有可能是我们!我想他们应该是受到那个威尔逊男爵的雇佣,来找我们报仇的,听说了听雨副组长实力的强悍,所以雇佣了这么多……” 
 
  “等等!”我打断了欣风的话,对大家道,“森林中骑兵发挥不是很好,战斗力顶多达到50%左右的发挥,在森林中称霸的是羽族的战士,步兵在森林中发挥至少能达到85%以上,而且据说黑魔骑士团只有30%的人是正规的骑士,其他的是拿来做炮灰的量产型骑兵,能力顶多在初级骑士左右!森林中骑兵的行进速度不是很快,我们利用魔法和弓箭可以对他们的攻击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打不过再跑!” 
 
  “嗯……也就只有怎么办了,将计就计,行动!”姐姐迟疑了一会儿,命令道。 
 
  “等等!”我说道,大家都停止下了脚步,“都别动,站到我身后,然后布置绊马索!” 
 
  “绊马索?”大家疑惑道,不一会儿,看到我诡异的笑容,都领会到我的用意,露出了微笑…… 
 
   
 
  “停!”黑衣骑士们再我身前十丈左右处停了下来,为首的黑衣骑士道:“你就是听雨?” 
 
  “正是!”我退后了一步,身后就是绊马索,我微微一笑,道,“怎么?找我聊天,请按下一号键;
请我吃饭,请按下二号键;
送我武器,请按下三号键;
找我借钱,很抱歉,请直接挂机!” 
 
  为首的黑衣骑士冷哼了一声:“带你回去见我们主上!” 
 
  “哦~是这样啊!”我点了点头,微微笑道,“很抱歉,您所拨打的用户忙,请稍后再拨!” 
 
  “杀!死活不论!”为首的骑士一挥剑,他身后的黑衣骑士如潮水般涌上来,我诡异地一笑,向后一跃,落在了绊马索的后边,又向后退了几步,张弓搭箭。 
 
  “嗖”三支箭被我一齐射出,正好射中三个骑士的坐骑,结果很简单——倒地。 
 
  “哎哟!”冲上来的骑士跟中邪似的,一个个摔个人仰马翻,绊马索总共有二十多条,够他们好受的了…… 
 
  “停!”为首骑士挥手,所有骑士停止了前进“光之女神,赐我神力,天下邪灵,一扫而光——圣光降临!”(三级光明系多人攻击魔法,拥有较高的伤害力)躲在树上的姐姐开始施放魔法,她右手的粉红法杖稍稍前倾,瞬间射出二十余道光束,被击中的骑士全被一层白光所包围,动弹不得,光明神力,正侵蚀着他们的力量。 
 
  “风,大自然的精灵,神圣之风,吹散大地的邪气,咆哮吧,疾风!——风之咆哮!”(三级风系多人攻击魔法,拥有较高的伤害力,欣风得以成为高级魔法师的绝招)欣风也开始施放法术,一层淡绿色的光圈以她为中心,向周围扩散,被击中的黑衣骑士,瞬间都被小型龙卷风所包裹,风刃折磨着他们,发出阵阵的惨叫。和光明魔法不同,光明魔法是柔和的,让你根本感觉不到痛苦,而风魔法则是狂暴的,风魔法所带来的剧痛是对肉体和精神的折磨。 
 
  “圣骑士之矛!”(二级斗气魔力,单体攻击力强大,林肯的必杀绝技)林肯从树上落下,右手握一把骑士长矛,闪烁着光辉,一枪就戳穿了其中一名黑衣骑士的胸膛,鲜血喷涌……嗯?少儿不宜啊,太暴力了一点。 
 
  “狂——战!”(二级封顶层狂属性斗气魔力,使用者的攻击力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狂战士的绝招,副作用——消耗灵力巨大)猛克举起巨斧,疯狂地向前砍杀,巨斧上泛起一层红光,每砍伤一名骑士红光就会更亮一点,威力也会更大。 
 
  “停!”我拦住了向前冲的猛克和林肯,嘴角挂着微笑,对为首的骑士说:“我想大家为了一件事情,也不必闹得那么的不愉快,这样吧,我和你决斗,如果你赢了,我就跟你们走!” 
 
  骑士队长一愣,对啊,他自己也不愿意让兄弟们有所损伤,隔着黑色的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好吧,你,不能用魔法和弓箭,同样,为了显示公平,我不会骑着我得坐骑。不过,如果我输了的话,那又怎样呢?” 
 
  “嘿嘿,输了的话,总要给点精神损失费吧!我的要求也不高,就是你们把自己的钱袋留下,然后离开,就这么简单!”我微笑着说道,我身上钱已经不多了,能赚多少就要多少。 
 
  “好!成交!”骑士队长爽快地说道,他不相信一个小孩能对他身为灵骑士构成多大威胁,他翻身下马,抽出骑士剑,道,“所有人退后十米!” 
 
  “构爽快,我喜欢!”我拔出长剑,道,“可以开始了!” 
 
  “嗖”黑衣骑士跃起,朝着我直接斩出一剑,我把剑横在身前,我想不到身为骑士,自身在森林中的灵敏程度还这样高。 
 
  “黑魔——疾!”黑衣骑士的骑士长剑上闪烁着灰色的光芒,径直向我刺来,我向右边一跃,躲过了这一击,跳进了树丛中。 
 
  “哼!黑魔——斩!”黑衣骑士剑一横,横扫过来,砍倒了一堆灌木,纵身一跃,跃进了树丛。 
 
  “黑魔——连斩!”进入树丛,黑衣骑士的灵敏程度立刻锐减,小心翼翼地躲着脚下的树枝。 
 
  进入树丛,我感觉身心仿佛和周围融为一体,什么东西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我往后退一步,正面迎上黑衣骑士的连斩。 
 
  “当当当当当当当!”长剑在半空擦出火花,我格开了黑衣骑士所有的进攻,开始反击。 
 
  “风之——”我的长剑疾刺过去,“叮”地被黑衣骑士的剑挡住,“——破斩!”我的剑稍稍往上一提,猛地劈下来,黑衣骑士的剑没有挡住,这一剑直接砍下了他的面具,冷峻的脸庞上挂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黑魔——狂斩!”黑衣骑士的剑幻化成一层细密的剑网,周围树木的枝叶被绞得粉碎,径直向我冲来。 
 
  我左手不自主地在空间挥了挥,“嚓”一颗大树干突然偏离了方向“叮”骑士的剑刺在树干上,停止了前进。 
 
  我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黑衣骑士何尝不感到诧异,我左手轻轻挥了挥,“哗”大树恢复了原状,我嘴角挂上了自信的微笑。 
 
  我双脚点在树枝上,跃起在半空中“飞天——”我吼到,引发自己的超级绝招,“唰”我的背后出现一个小型的六芒星阵,“呼”两个深蓝色虚幻的羽翼从中伸展出来,我完全凌空了,手中的长剑上不知何时布满了诡异的蓝色条纹,整柄剑散发出蓝色的光芒。 
 
  “连斩——”我瞬间提高了自己的速度,猛地向黑衣骑士冲去,“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看不清剑的本体在何处,只见到处都是蓝色的剑之残像——由于速度太快而超出了人类眼睛的分辨速度,留下了残像。 
 
  “疾!”我右手轻轻一挑,结束了这次攻击,微笑着看着对方。 
 
  “完好无损?”黑衣骑士摸摸自己的铠甲,舒了一口气,刚才那变态的攻击,把他也吓了一大跳。 
 
  “叮”的一声轻响,黑衣骑士的铠甲开始出现裂纹,“叮叮叮叮叮……”裂纹布满了铠甲,接着“唰”的一声,整套铠甲化为碎片,散落在地上。 
 
  “胜负已定!”黑衣骑士叹了一口气,“所有人丢下自己的钱袋,撤离!” 
 
  没过多长时间,所有的骑士都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呼”蓝色的虚幻羽翼收回到魔法阵里,我从空中跌落,打了一个趔趄,“靠,这么浪费魔力?下次没事一定不用了!” 
 
  我刚才用的是我的看家本领,上古绝技——飞天连斩,据说是人族一名大将所创,失传了几百年,后,手抄本被找到,我是第一个修行成功的。 
 
  “呼,你刚才吓死我了!”姐姐喘着气,小手急促地拍着自己的胸脯,“特别是刚才那骑士的那个连斩,我还认为你死定了呢!你明明可以用飞天连斩,干吗还来吓我们?” 
 
  “如果不是那棵树帮我挡了一剑,你们可能真的再也见不到我了”我平淡地说,抬头望望天,“嗯?怎么下雪了?” 
 
  “奇怪?怎么会突然下雪?”姐姐抬头望望天,自言自语道。 
 
  “嗯……”我掏出地图,“这里还是温带季风气候地区……属于高纬度地区,十二月份下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嗯,也是,已经很晚了,我看我们晚上就在这里搭帐篷睡吧?”姐姐道。 
 
  “嗯,你们在这里等等!”说完,我就回头向森林深处走去。 
 
  “哎?你去哪里?”姐姐连忙站起身子,问道。 
 
  “去捡钱袋!”我平淡地回答道。 
 
  “嗯——今天太迟了,明天捡吧?”姐姐低着头说。 
 
  “不行!”我止步,回过头,语气坚定地说,“万一他们回来重新捡起来怎么办?万一被小动物叼走了怎么办?万一被雪覆盖了怎么办?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把它捡起来我今天晚上睡不着……” 
 
  “嗯——那也应该有我一份,哎,你别跑,等等我啊……”姐姐边说边跑,蹦蹦跳跳地向我离去的地方追去…… 
 
   
 
  “嗯?你说雨灵队长会不会喜欢上她的弟弟了呢?”林肯看着这一男一女的离去,眼神中带着迷离的神色,喃喃自语道。 
 
  “按我的推断,很有可能!”欣风微笑着点点头,道,“听说听雨是被收养的,生活在一起15年了,难免也会有点……而且刚才看队长的样子似乎……” 
 
  “我觉得听雨不像是人族的啊?”猛克道,“从各方面看,他都像一个羽族的,不对,更像是传说中的神族!” 
 
  “你们知不知道,我敢打赌,听雨和雨灵八成是古中国的血统!”欣风微笑道。 
 
  “古中国?你是说那个神圣的中华民族?……”议论还在继续,可是,听雨和雨灵,又遇上了新的麻烦…… 
 

假日几时有, 
无奈问青天, 
不知假日当中作业有几篇, 
我只顾不做, 
有恐校规太严, 
假期不胜烦, 
捧书坐桌前, 
好似在钻研? 
 
 
作数学,念英语,夜难眠, 
不因有偏,为何总是感到。难? 
人有七情六欲, 
学有高低深浅,此事古难全, 
但原假日多,作业能大减.那拉皇后的棺木

“如果赢了这场比赛,我们最差都可以获得亚军。如果发挥好,得了冠军,就可以参加省赛。哎哟,我们真是太傻了!太笨了!被胜利的亮光冲昏了头脑,一下子变得傲骄起来,好像已经赢了似的。冠军啊,我就这样与你失之交臂,以后再没有机会了……”我真痛苦,我即将毕业,再没有机会来比赛,再没有机会来证明自己了。这将是我小学生涯的一大遗憾。

那拉皇后的棺木:大学生网购笔记本电脑

一天,妈妈对我喊道:“这些天你都没有给小乌龟换水,它好像死了!”“啊?”我急忙跑了过去看。只见小乌龟趴着一动不动。我着急地对妈妈说:“作文http://www.zuowen8.com拿起来看看。”妈妈把盒子拎起来晃了晃。只见小乌龟立刻爬动起来,看了看我们,似乎很高兴。它好像还记得我!我不由得感到一阵心酸。心想:留点时间给小乌龟吧。

那拉皇后的棺木芦苇上的露珠不偏不倚的滴在了一条未苏醒的金鱼身上,惊吓后的鱼抖了抖身子,溅起一点水花。而就在这时,一直还窝在鸟巢里的雏鸟十分不听话的叫了一声。这一声鸣叫就像一根火柴划破了毫不附有气息的,黑色的夜空。但紧接着,一片幸运的树叶上竟落下了一片金色的瓣,就好似上帝赐给的奖章,好不有风韵!可爱的树梢上,渐渐露出了太阳的影子,洒过折要未挺的青草,平坦的湖水,这湖,在映上太阳的第一缕光后竟泛起了波粼,一条金色的地毯将每一处角落都铺上了金辉。 
   森林深处,住着一位可爱的农家女孩,她那清秀略红的脸颊毫不保留的显示出了她的不成熟。淡薄的红唇经常会碰上大自然碧绿的孔。轻轻挽起裙摆,俯身摸了摸亲爱的牧羊犬,忠诚的伴侣知道什么是主人引以为豪。缭长的飞毛腿轻轻一跃,叼来了她用青竹做的脆箫,乖巧的舔了舔那散发着清香的纤手。 
远方亲爱的哥哥今天就要归属,三千多个日日夜夜,何时不曾眷念?只想赶快见到他,听听我对他的思念之情。田美的小嘴贴上了箫孔,纤长的细手在几个零乱有序的按空间飞扬。箫声绵绵,箫丝连连。在第一个被封闭的琴孔后,忽悠忽悠的传出了一声连串的音符。鸟儿只是不服气,何曾想过,这宛曲来自一支年轻的竹子。它只是不服气,于是,就接二连三的来了。 
姑娘的心情彻底的。变成一片草原,响彻的鸣声彻底的撕裂每一寸阳光,变得毫无保留。美妙总是能融为一体。不知情的鸟,你怎能赛过它呢?只是,你太单纯,太可爱了。 
箫声绵绵,箫思悠悠,亲爱的哥哥就在不远处。

我独自静静的哭泣 
       然而 
       一次又一次的独自承担 
       我的身躯早已疲惫,心灵早已麻木 
 
       那一次的重创 
       我明白了哭泣无用 
       我风干了自己的眼泪 
       从此 
       我变得冷落冰霜,用武力来伪装自己 
 
       我清楚,我也明白 
       就算是再深的友谊 
       分离久了 
       相见依旧可以如陌生人一样 
       但是,我企图挣扎,创造一个奇迹 
       但最终,我遍体鳞伤 
 。      终于使眼泪再次留下 
 
       直到这时 
       我才知道,原。来我依旧如此脆弱! 
       只是,这次的泪,是另类 
       那是一滴银色的泪————那拉皇后的棺木母爱是一缕凉风 
     当夏日当头 
     母爱从我身边吹过 
     为我解除烈日,热的困扰 
 
      
  。   母爱是什么? 
     母爱是那蓝色的大海 
     当我这条小鱼口渴难熬时 
     母爱从我身上盖过把我卷走 
     为我解除。渴的困扰 
 
     母爱是什么? 
     母爱是一把大花伞 
     当大雨落下时 
     母爱把我遮住 
     为我解除了大雨的淋的困扰 
 
 
     母爱到底是什么? 
     你问我 
     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 
     它是平凡的 
     但它的平凡中又有无限的伟大 
     ..........

那拉皇后的棺木:燃烧面积约2000亩!

春天,是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季。节,带给大。家无限美好。而春姑娘,她来过,留下足迹。可是,现在她却走了,调皮的孩子们却没发现,不,是不想发现……

那拉皇后的棺木我独自静静的哭泣 
       然而 
       一次又一次的独自承担 
       我的身躯早已疲惫,心灵早已麻木 
 
       那一次的重创 
 。      我明白了哭泣无用 
       我风干了自己的眼泪 
       从此 
       我变得冷落冰霜,用武力来伪装自己 
 
       我清楚,我也明白 
       就算是再深的友谊 
       分离久了 
       相见依旧可以如陌生人一样 
       但是,我企图挣扎,创造一个奇迹 
       但最终,我遍体鳞伤 
       终于使眼泪再次留下。 
 
       直到这时 
       我才知道,原来我依旧如此脆弱! 
       只是,这次的泪,是另类 
       那是一滴银色的泪————

那拉皇后的棺木:荒唐!司机双手拍视频炫耀

心绪时常会纷乱的像一张蜘蛛网,上面爬满了密密的思量。  
   因为世界很脏,才会找出最美丽的愿望。闲到无聊饿时候会经常想起身体里潜藏着的唯一的梦想。 
 
   我们的人生很像题中的一样。是一种行走,但也要叙述。 
 
   上帝赐给我们柔情、友情、爱情,我们被爱包围。可是轻易得到的便不会懂得珍惜。 
 
   终于有一天,我们用六柄利剑将幸福割的支离破碎。伤害,逃避,躲藏,拒绝打击,疼痛……这是左手,左手的生活。 
 
 <伤害> 
 
   左手失去了最亲爱的奶奶,仿佛她底世界已经塌陷。虽然年书:“我走了,带不走你的世界,你抬头看,天,依然是那么高远蔚蓝,云,依然是那么自在,你的世界还在,我的关怀和爱也在……”可是左手的心却再也不是原来…… 
 
   这次她承受了伤害。只是开始安静了。 
 
   迅速的逃离那本生活了19年的城市。 
 
 <逃避> 
 
   左手回经常笑问朋友:“你说那种死法最美?我觉得吊死最美,因为可以在铺天盖地的黑色时,早月亮冰冷的光下啊,像个木偶一样,让风吹动比的躯体,荡啊荡啊荡……,你的长发被吹动,裙角被扬起,自己飘向另一个人生,你闭上了你的眼睛,盖上了你的哀伤,唇角的微笑,随着夜色被埋藏” 
 
   每当左手这么和好朋友说时,他会说:“你笑着向死亡跳舞,牵走命运,从我掌心卸落” 
 
   左手看了,每次都会“咯,咯”的笑,笑个不停直被泪水呛到…呵呵… 
 
 <躲藏> 
 
   左手总是爱一个人独来独往,经常在夜里不睡觉,趴在桌子上,听歌,喝水,抽烟,写字。 
 
   左手总是在夜里躲藏,会坐在地板上,双手捧着一杯纯净透明的水,大口大口的喝。 
 
   左手会在角落里,把自己卷起来,拿着手机,翻动一长串电话号码,可是却找不到一个人能够和她说话,不会说她疯了,不会说她傻了…… 
 
   左手看着左手腕上三到明显的痕,轻轻的食指抚模着,可是想。起哪天,血一点点的往外涔,一颗颗小血珠开放在洁白的皮肤上,越发的绽放,越发的盛开。最后汇成一道道弯弯的小河,流淌过自己的胳膊,最后凝成嫣红的血痣。 
 
   疤,是耻辱的标志见证,只能隐藏。 
 
 <拒绝> 
 
    左手身体和心里上都已伤痕溢满,左手知道自己身上会有腐烂的味道,因为一个早晨,阳光射进屋子,暖暖的,左手嗅到了自己的绝望和堕落。可是拒绝这些,可是遗忘…… 
 
    左手会在下雨的 天空安静的坐在图书馆透明宽大的落地窗前,看雨看湖面上的浮烟,回在有风有阳光的日子去一条干净的没有旁人的路上散步抽烟…… 
 
    左手开始自己出来活。动,不在总是闷在屋子里,她以为自己已经开始好了,事实上,她也确实好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一天,左手看到三到疤的颜色开始变淡了,三到淡淡的浅咖啡色,左手轻轻的阳光下吻了它们一下说:“再见了” 
 
 <打击> 
 
    左手和虫子分开了,那天是一个很平淡的一天,很不起眼,所有的离开,让左手闻到了2004年奶奶即将离去是的味道。她很慌,可是她却先走开了。又像往日一样平静,比往日更平静。 
 
    平静的似乎有什么不安和蠢动。 
 
    晚上,左手坐在阳台看对面的楼和能看见的一片天空。没有星星和月亮,左手不知不觉的摸到那三道伤口。它们快看不见了。 
 
    可是,左手突然觉得它们在皮肤里笑自己。原来它们走了,还是留下了痕迹…… 

上一篇:韩"反日"情绪升温

下一篇:沙特公布油田遇袭调查结果

·河南一马戏团老虎跳出铁笼

·千人显身手“横渡钱塘江”!

·今年秋粮生产形势较好

·黑衣暴徒袭警抢枪烧警车再掀骚乱

·只会撒币的"智障"当局!

·美两栖战斗舰西太平洋训练

·伊朗神圣国防周

·俄罗斯重型运输机延寿完成

·四面相控阵加垂发

·走红毯开笔礼花式入学!

·博主拍摄首都机场飞机起飞!

·东航第四架迪士尼彩绘飞机亮相!

Copyright @ 2000 - 2019 www.sxheshu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版权所有 www.sxheshun.net

那拉皇后的棺木